他向來說自己忙,哪有空陪她?
其實他有的是時間,只是不肯花在她身上罷了。



大學時代,他總是忙著唸書和社團,好不容易等到寒暑假,
他又忙著打工賺錢。
那時他家中經濟拮据,唸書和打工是為了獎學金和賺學費。
這些都是事實,也是當理由,她覺得自己應該做個體貼的女友,
所以也不強求他花時間在她身上,甚至盡力為他分憂解勞。 



畢業後,他和幾個朋友合夥開了一間小公司,
她則在出版社找了一份畫插圖的工作。
創業維艱,白手起家非常辛苦,所以她不但替他處理家務,
還每天送便當和宵夜到公司給他,每次都只是聊兩句就走了,
深怕耽誤他的時間。
他的同事們都誇她體貼又得體,將來必定是個賢妻良母;
她也有點沾沾自己,認為自己的付出受到了肯定。 



公司的營運終於步上常軌,照理說,他應該有空陪她了,
可是他卻說:「我希望在三十歲以前,有自己的車子和房子,
還有足夠的存款,這樣才能安心、沒負擔地結婚。」
於是他變得更忙、更拼了,就連她送便當到公司去,也常常見不到他。



相較之下,她覺得自己像是遊手好閒。 



交往五、六年了,她漸漸發覺自己總是在孤單寂寞中渡過,
每年的生日、情人節、聖誕節,都是自己一個人和電視機一起渡過。
同事們總笑說她的男友只是個「傳說」,甚至還有朋友懷疑她是否真的有男朋友。
這些日子以來,她的體貼和識大體,除了換來男性朋友們的稱讚,
和姊妹淘們的同情之外,什麼也沒有。 



於是,她開始對他做出小小的「反應」,但總被他的好言相勸給抑制下來。
「今天的辛苦,是為了明天的幸福啊!」
「兩個人整天黏在一起,反而更快、更容易分手呢!」
情人節,在她萬般請求之下,他才終於答應晚上陪她到陽明山看夜景。
她殷殷期盼了一個多星期,卻因為一通朋友要他去應酬的電話,粉碎了這個夢。
再也按捺不住這幾年來的孤單寂寞,她邊哭邊抱怨著、訴說著自己的委屈。 



「妳以為我喜歡忙嗎?我這麼辛苦,還不都是為了我們的未來!」
此話一出,她變得啞口無言。
他不肯放手,而她也還沒準備好離開,可是現狀卻毫無改善。
但是不甘願的種子已經在她心裡種下,生根發芽,等待開花結果的一天。 



他有工作、有朋友、有應酬,所以他沒有空。
這些她也有,只是她長期選擇待在家裡、守著電話、等待他的來電、
讓自己隨傳隨到,而推開了工作和朋友。
現在,她不想再獨守空閨、癡癡地等他臨幸,不再劃地自限,決心找出自己的一片天。
她不再為他送便當和宵夜,寧可窩在辦公室裡邊啃麵包邊畫插圖,或是想想新點子;



她也不再每天按時打電話問候他了,寧可和姊妹淘們喝咖啡、聊是非,或
是花時間打扮自己,更添自信。 



他漸漸發覺自己忙碌的生活裡,似乎少了些什麼,但總想不出到底是少了什麼。
半個月過去,他才驚覺是少了她。心血來潮撥了通電話,卻被潑了桶冷水。 



「我現在沒空,明天要交稿,我現在要趕稿。」說完,她立刻掛上電話。
他想,她總算有些事情可以忙,就不會常常埋怨他沒時間陪她了。
各自忙碌的生活又過了兩、三個月。
這天,他談成一筆大生意,心情正好,想找她慶祝時,卻再度吃了閉門羹。 



「我現在沒空,等一下要開會。最近應該也都沒空。」
開會?他從來都不知道她那份悠閒的畫圖工作需要開什麼會。
原來她的插圖受到讀者歡迎,出版社打算為她出版一系列的圖畫筆記書。 



又過了一個多月,他終於買了夢想中的新車。想起和她久未見面,
決定開車帶她出去兜兜風。 



「我現在沒空,要趕著去新書發表會。」 



「我載妳去!」 



「不用了,總編輯會送我去,我現在沒空。」 



他再也無法忍受了。



他們已經兩個多月沒有見面了,每次打電話給她,她總說沒有空,就匆匆掛上電話。



以前的她不是這樣的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 



「妳到底還當不當我是妳的男朋友?妳到底愛不愛我?」 




「我現在沒空,等我有空再愛你吧!」

薇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